您的位置: 建言献策 / 专栏
2014-08-09 来源:信报 专栏:国情港事 張學修
建第三跑道符合香港发展利益

特区政府就建设第三条跑道向社会提出谘询。扩建机场第三跑道法定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公众谘询为期30天,期间环境保护署累积收到2.5万份意见书:包括有关注团体递交2万份意见书;亦有商界、旅游业界递交千份意见书支持环评报告。各团体对环评报告意见不一。机管局发言人则回应机场容量的瓶颈是跑道升降容量,表示现时机场每日平均处理航班已十分接近双跑道系统的每日最高跑道处理容量1,200架次,扩建第三跑道系统,提升每日航班起降,是应付空运服务需求的迫切之举。

机管局2011年公佈«HKIA2030»规划大纲报告指出,香港的航空交通需求到2030年为客运量9,700万人次,货运量890万吨。第三跑道的建成,可使处理客运量达到1.02亿人次。香港是主要的国际航空中心,而香港国际机场是香港最主要的对外交通基建,是核心所在,支援及推动香港整体经济向前发展。所以说第三跑道的建设,是政府基于全体港人的公共利益的基础上,改善物流基建,是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和处理的。而机场管理局对第三跑道的环评研究,详细到空气素质、水质、噪音、生态、文化遗产等可能发生的影响都作出了全方位的评估,甚至包括了健康影响评估。报告全面涵盖了关于发展与环保的各个范畴,同时提出缓解措施,将发展第三跑道对于环境的影响降至最低,推动工程的顺利展开。而7月份执行的一项调查结果也显示,逾67%受访市民认同,在当局落实环境保护措施的前提下,支持兴建第三跑道。

赤腊角机场于1998年7月2日由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兼国家主席江泽民主持开幕仪式,于同月6日起正式运作。时值香港刚结束英国长达一百五十年的统治,各界就回归一週年举行各大庆祝活动,机场的正式运营无疑为回归后香港的发展增添了新篇章。发展到今天,国际机场多次获得「最佳机场」的称誉以及多个建筑设计奖项,其中英国独立航空调查机构Skytrax于十二年内八度评定香港国际机场为全球最佳机场,给予香港国际机场「五星级机场」的最高级别评。现时机场每天有100多家航空公司提供全球各地180多个航点,平均每天处理超过1,050班航班起降。

目前香港的两条跑道规划来自于1992年《新机场总纲计画》,设计每日跑道最高处理容量1,200架次。与现在香港机场管理局对外公佈的实际单日处理量非常接近。回归后的十七年里,国际机场面临每年乘客人数与货运量不断被刷新的记录,成为全球最繁忙的航空枢纽之一,是全球效率最高的机场。有关专家的最新研究预计到2030年香港国际机场客运量将达一亿人次,货运量900万公吨,飞机起飞量达607,000架次。

目前面临的问题是,香港第二跑道已经饱和,政府都有必要重新制定新的机场发展规划大纲,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建设第三跑道。作为多元化发展、节奏快速、交通往来频繁的国际大都市,香港与世界其他各城市、各地区往来频繁。尤其是作为内地与国外商贸往来的桥樑,香港在其中仍然扮演重要角色。回归后,香港与内地在经贸、旅游、文化等各方面更是有广泛深入的交流。要继续扮演这个区域供应链的枢纽,航空交通将是关键所在,用以推动外向型经济的各行各业。政府的责任在于有效规划,抓住机遇。香港面临地少人多的一贯限制,建造第三跑道,填海补地,对于环境的影响,相关生物链的破坏需要有充分的补救措施。但不发展却与香港的经济现状相悖,需要承担更大的经济后果,墨守陈规最后只会延误时机、祸及社会。

建第三跑道利大于弊

建设第三跑道带来的正面效应,包括四大方面:一、增加旅客数量、货运量,带来巨大的经济收入,调动经济效益供应链,增加就业机会并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二、提供港人便捷的交通优惠,疏导人群,进一步刺激本港与其他航空链接点城市在航空客运业及周边产业的发展。三、发挥香港作为独立关税区和购物天堂的优势。吸引内地旅客选择香港机场作为中转站,往来世界五大洲七大洋。或者配合自由行政策的调整,推出价位适宜的航班,吸引更多内地旅客选择搭乘飞机航班,带动机场的发展。四、新的跑道建成可以应付未来十五年内的乘客增长。保持香港机场作为国际最繁忙紧密的航空港地位。并提升带携临近地区如广州、上海和北京机场的竞争力。五、第三跑道的建设,相对于现时社会上其它争论不休的议题来说,符合港人共同的经济利益,是凝聚社会共识的创造性议题。近年来对于政改上的纷争,造成社会意见分化,对峙局面更加突出,导致香港的国际竞争力有下滑趋势。中国城市竞争力7月23日发表的«2014中国城市分类优势排行榜»指出,香港在全国城市排名中位居第六,比去年下降一位,主因本港经济增长放慢,导致地位受威胁。

新跑道的建设传递的资讯丰富,那就是经济发展仍然是香港的首要任务,社会各界在面对惠及香港发展的议题上,仍能有效凝聚力量,达成共识。政治不是香港发展道路的全部,坚持经济发展,坚持以工商业发展为核心的传统经济模式,才能保证「五十年不变」。

发展是硬道理

在目前的政治、社会环境下,特区政府施政遇到重重困难,遭遇到众多阻力,社会上听到的声音,更多的是争论,而不是共鸣。第三跑道系统关系生态和生活素质环境评估,也是容易引发争论的议题。之前类似的环境评估如高铁建设、港澳珠大桥建设等,评估滞后导致工程延误,损失以百亿计。任何建设工程当须以不破坏环境为优先考量,但经济建设发展的过程,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不断破坏与重建的过程。五大商会(香港中华总商会、香港总商会、香港工业总会、中华厂商联合会、香港中华进出口商会)一直以来都支持特区政府规划建设第三跑道,因为该举措符合发展的眼光,符合经济的角度。某些环保人士持有反对意见,政府正可以就他们的建议对环境的影响实施一系列补救措施,将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

临近的广州和深圳机场,飞机起降架次或载客量、货运量远不如香港国际机场,然而这些机场都正在规划或准备建设第三跑道。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分别拥有两个机场或者三个航空站,仍然在考虑规划新的航空站或新机场。他们同样面对环境评估的问题,但发展才是硬道理,变化是唯一的出路,第三跑道的建设,是体现可持续发展的具体措施,是政府带动各行各业发展,推动经济的有效政策。

建第三跑道宜早不宜迟

第三跑道建设须尽快进行,由以下因素决定:一、社会稳定因素。社会对于是否建设香港第三跑道已经议论多时,意见不一,而政府也一直没有定夺。甚至有些原政府官员也以两条跑道没有饱和为理由,反对第三跑道建设。继续纠缠下去只会拖延进程,现时政府需要快刀斩乱麻,平息社会纷争。二是财政负担因素。政府财政预算依据当年社会物价指数,向立法会提出拨款申请,每年的财政预算因为通胀不尽相同。据不完全统计,第三跑道建设晚一年开工,财政预算将每年多支出100亿港元。工程建设期并非一年半载,早规划、早报批、早建设,节省时间之余,可有效运用资金,适当规划财政支出。三、政府任期因素。本届政府任期已经过去二年,余下三年时间紧迫,本届政府从行政长官到管理团队,已经取得不少成效。在第三跑道的决策问题上,政府不妨快刀斩乱麻,推进议程。反而有利提高民望,凝聚共识,减少对立。四、政治效应因素。现在的国际机场是由回归之前的港英政府规划建设的,尽管回归前重大工程有徵求中央政府同意,但是在英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看来,新机场始终带着港英政府的气息。有人说这是英国政府在统治香港期间,最得意的工程项目之一。2017年香港回归祖国二十週年,也是香港首次普选行政长官,意义重大。在此之前第三跑道开工建设,也是对特区政府「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完美诠释。第三跑道建设多方面回应发展诉求,具有战略意义,应尽快提上日程,宜早不宜迟。


全国政协委员 张学修



網站內容尚未完善, 如有疏漏, 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