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言獻策 / 專欄
2013-01-04 來源:信報 專欄:國情港事 方黃吉雯
香港需要全民退休保障嗎?

事實上,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風雨不斷,先是97、98亞洲金融風暴,2001年的科技股泡沫爆破, 03年的沙士,08年的雷曼倒閉及引發的全球金融海嘯。

過去十年有靠CEPA的全面落實,在全世界金融動盪,經濟甚不穩定的情況下,香港的經濟均能保持增長,尤其以旅遊、消費類相關及物業市場的表現最為突出。

在美國持續實行貨幣寬鬆低利率的政策下,香港因和美元掛鉤,也只能一直維持超低利率。但通脹加劇,市民收入的增幅卻追不上通脹,一些沒有收入的長者和低收入的家庭,生活更見艱苦。香港作為一個高發展的城市,對於這一眾生活困難的長者和人士,實應特別照顧。
 
香港政府在高齡津貼(生果金)之外,推出2000元長者生活津貼,給長者額外援助,實在是十分需要的。為確保能幫助有需要的長者,設「入息及資產審查」也是必須的。但以「不尊重長者為由,要求撤銷資產審查」,我是看不出什麼道理。有需要的人,才要接受生活津貼,不需要的人,那要生活津貼?若沒有收入及資產審查,怎知道那個長者有需要?但對確實有需要的長者,2000元可還不夠,應該考慮添加金額,但前題是,不可能沒有入息及資產審查。

香港是否需要全民退休保障,是另一個話題。長者生活津貼和全民退休保障是兩回事,不應渾為一談。對於有需要和低收入的人士,給與退休保障,是應該可以考慮的。但前題也是,應該只適用於有需要的人群。因此若要制定全民退休保障的政策,也必需有入息及資產審查,不是盲目的全民,對象是有需要的全民。不是全民派糖,更不是社會福利的盲目擴增。所有的社會福利,均來自稅收;我們對社會上有需要的弱勢社群施出援手,是義不容辭;但對於不是真的需要福利援助的人群,社會實在沒有需要承擔這個責任。

香港這十年來的資產暴漲,新的一代和低收入的家庭要找個一個居所是相當困難的。因此不可避免的社會怨氣積累,政府一定要加強扶貧措施,提供居所給低收入人士及家庭,減少低收入人士在通脹橫行下找不到居所的壓力。

我相信,香港貧富懸殊的情況很難消除,但若持續加劇,社會上的仇富情緒只會越來越嚴重。因此,在香港整體發展來看,在過去的10年,在經濟增長中獲取利益的人士,享受了中央惠及香港措施所帶來的經濟成果之富者,真的要幫助有需要的人士。只要能釋出善意,真誠地回饋社會,紓緩社會矛盾,減少對立面,香港才能真的穩步向前。



網站內容尚未完善, 如有疏漏, 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