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言獻策 / 專欄
2012-11-30 來源:信報 專欄:國情港事 何志平
倡導新溝通精神 解決文明衝突

價值觀,尤其是核心的價值觀相當重要,它為是非善惡下了定義,是社會的道德標準,建立身分、支配選擇、引發期望。上至藝術表演、下至日常用品,核心價值無所不在。美國崇尚個人、權利、自由、成就和競爭,中國則崇尚群體、義務、責任、貢獻與和諧。

有人認為,這些文化差異,會導致中美兩國無可避免的缺乏互信。美國著名政治學家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就曾經預測,後冷戰時代,文化差異會取代經濟利益成為衝突的源頭,人類會一直陷於文化衝突。但他是對的嗎?

和眾多支持文化多元的樂觀主義者一樣,筆者相信平等的對話能夠減少文化和宗教的衝突。作為深深影響全球的兩大文明,儒家與基督文明有同有異。應該對那些兩者各不相容、不能調和的陳腐意見超然視之,因為兩種文明不應只是和諧共存,更應在這個全球化時代互相補充。

倡導新溝通精神

但在人類的歷史上,只有少數對話曾為社會的和平與繁榮帶來成效。任何卓有成效的溝通,容忍差異是先決條件。然而,只是容忍差異難以超越自負。對話雙方在表述各自的立場之餘,也應聆聽對方的立場,使大家明白各方的權利和困難,這樣的對話才有意義。

成功的關係需賦予人性,從他人的立場出發,明白對方為何照他們的方式下決定。唯有藉著富人性的接觸和同理心,方能賦予一段關係以尊重。要明白彼此的困境、奮鬥和使命,互相尊重是必須的。只相信尊重的人,只尊重相信的人,自然容易帶來合作。

新的溝通精神不說服他人接受我們的信仰,或者為我們的信念辯護。對話能夠分享共同價值,產生互相了解。新的溝通精神讓我們學習不知道的,聆聽從未聽說過的,向眾多我們沒有的觀點開放思想,這才能找到共同目標,為和諧世界發掘最好的解決辦法。

跨宗教對話是可能的

在文明衝突論流行於國際政治學之前,不同群體皆曾經嘗試藉著跨文化、跨宗教對話來互相了解。聯合國大會曾將2001年定為「不同文明之間對話年」,造就了國際社會新的互動範例。可惜,卻被2001年9月11日所發生的悲劇打斷。

第九、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著名學者許嘉璐教授在2010年於中國成立尼山論壇,並根據聯合國《世界文化多樣性宣言》精神,維護世界文化多樣性,促進不同文化交流,建設和諧世界。

與此同時,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於2012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辦了「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大會(里約+20)」。呼籲全世界人民、政府、公民社會與私營機構建立廣泛的共同聯盟,一起守護我們以及下一代人的未來。

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作為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特別諮商地位的非政府組織,自成立以來一直積極促進國際的交流和理解。紐約世界文明論壇承繼尼山論壇的精神,為儒家與基督文明提供溝通的機會,增進交流和了解。同時,亦吸收了「里約+20」的合作精神,發揮公民社會與民間外交日益重要的角色。

文明對話相當艱難,可能要很多年或者世代才見成果。可是以非政府智庫為本的對話不應該被低估,這些成果將會化為普世價值,甚至能左右政府決策。在全球化時代,兩大文明之間的對話和交流至為重要,以便在相互尊重和欣賞的基點上促進溝通和了解,以建立新型的和諧關係。

原文為紐約世界文明論壇開幕詞,略有刪節。



網站內容尚未完善, 如有疏漏, 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