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言獻策 / 專欄
2013-01-11 來源:信報 專欄:國情港事 黃景強
黃景強從余光中教授講座說起

在十二月一個陽光明媚的周未早晨,可能很多人還懶懶地頓在床上時,在九龍拔萃女書院的新校舍外已見不少來自全港各區學校,穿著整齊校服的青少年學生靜靜地排隊等候入場,間中有三數老師穿插人叢,有打招呼的,有與同學談話的,正好編寫了該日將舉行的學界文化盛事之開場景:『余光中教授』為香港中學生作文比賽總結的『文學之星系列講座』─ 『左右手的繆思─ 談詩與散文』。這項活動乃香港中華文化促進中心主辦,能仁書院、教育局合辦,作為全國二千多萬中學生每年作文比賽中香港賽區的重要一環活動。

余光中教授,今年已是八十四高齡,28年生於南京,52年畢業於台灣大學,曾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教授,台灣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學貫中西,註作等等,屢獲多項文藝獎項,為海內外公認,最高華人文學成就者之一。他的詩歌、散文、評論和翻譯為其「四度空間」,他的詩集「白玉苦瓜」詩作「鄉愁」,「尋李白」等多被選入各地大、中學國文讀本課程中;散文集有「青銅一夢」及「聽聽那冷雨」;翻譯「梵谷傳」和王爾德的喜劇常在港、台各地演出,今年更出任北京大學駐校詩人,又經常親自風塵僕僕地登壇演講,孜孜不倦地為培育下一代的文化內涵而努力。

這回在拔萃女書院講堂中,他充分表現出大師的風範。講題中的左右手,其實是指他的詩歌和散文。座間一千多位置全滿,在香港今天的情況實在少見。余教授開場前與友人在台下,不少老師和同學上前打招呼,他們那親藹的神態,已充分體現出內心的祥和與精神的富足。他的微笑襯上略瘦的面容,閃亮的眼睛配以一頭花髮,就活現了一個家中的長者,校中之智人的形象。他也勾起了筆者對一位中學國文老師的懷念。

在講台上,教授用他那高低抑揚,富有情感的語調,親自朗誦他的詩作和散文;在「母難日」中,他用「最忘情的兩次哭聲」表現對母親之懷念,在「珍珠項鍊」中表現對夫人之愛,在「尋李白」中表現對詩人在現實社會中之為難;在「再登中山陵」中他更以爽朗豪邁的聲調,表達了對故鄉家國的深厚情誼:「而我,白髮落拓的海外浪子,歷劫之身重九再登臨……不管路有多崎嶇,多長;不管海有多深,多寬廣;父啊,走失的那孩子,他終於回來看你了」;那表達是多麼感人!他最後還朗誦了西方詩人「雪萊」Percy Shelley的名作:「Ozymandias」,音韻抑揚,帝王的崇樓高殿都變成荒漠殘碑,在歷史長河面前人是那麼渺小。教授的演講一完結,全場熱烈鼓掌以謝,歷時逾數分鐘,他是以真摯之心靈,豐富的情感,加附在純美的文字之上,體現了文化藝術在心底的觸覺,確是一生難遇的盛宴。

這場講座使筆者勾起一段中學時期的回憶,一位國文老師為了對學生特別輔導,免費於週末邀到家中定期補習,以提高學生對國學文化和歷史的認識,還加以鼓勵,培養學生克苦敬業,公正賢孝之精神。今天這位良師的身影正由余教授演繹,他倆都是同時代,同背景的學者,他們以堅定的意志,誨人不倦的精神,努力訓導後進,為文化的傳承培養人才付出畢生之力,這都是我們今天的教育工作者的典範,我們更可以在余教授的著作中,吸收學養,才不枉他專程來香港,為我們作這場講座。



網站內容尚未完善, 如有疏漏, 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