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建言獻策 / 發言稿精選> 發言稿詳情
城市建設中的隱憂 2011年
大會發言材料 政協第十一届四次會議 #451 發言者 政協委員 潘祖堯

城市建設中的隱憂
近30年來,我國城市建設取得了史無前例的大發展。但城市建設中的痼疾非但沒有得到根治,反而又有新的發展,今人憂​​心忡忡。主要存在以下問題:

一、 城市規劃論證不充分、不合理
人們常說的“規劃規劃,牆上掛掛”、“政府換屆,規劃改樣”,無視專家意見“搞一言堂”等問題並未得到根治,從而犯了不少常識性錯誤。超高層建築防火問題未得到切實解決,就遍地林立。道路交通規劃缺乏全面的前瞻性研究,就盲目發展這個中心區那個核心區,以致交通堵塞在許多城市成了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

二、 首都效應
所謂首都效應,就是北京幹什麼,外地也跟著幹什麼。北京建了國家大劇院、鳥巢、水立方等建築,​​地方上也照葫蘆畫瓢,蓋了不少劇院、體育館。錢是花了,效果如何?任何建築,要從本地實際需求出發,不僅技術上要可行,經濟上也要合理。現在,各地許多標誌性建築都存在經營成本過大、後續利用困難等問題。

三、千城一面
到大地城市去看看,感覺每個城市都差不多。類同的規劃,類同的建築,類同的景觀,甚至連樓盤的名稱也類同。在城市改造過程中,大家熱衷於大拆大建,結果把城市的個性和靈性給扼殺了。真是令人痛心!

四、高大全思想橫行
各地競相攀比高、大、全――你高我比你還高,你大我比你還大,如同放衛星一樣,你一畝地搞1萬斤,我就搞2萬斤,這難道不是大躍進思維模式的翻版?

五、建築師缺乏話語權
建築的決策權不在建築師的手裡,建築師往往只能起到參謀、陪襯的作用,政府投資的建築,大都是誰官大誰說了算。值得注意的是往往還有暗箱操作,導致建築造價飆升。

六、非洋莫取
我國在科學技術上還相對落後,所以總在找差距,這是完全正常的。可是,建築上的差距,往往僅是形式上的差距。要知道,形式上只存在差異,穿衣戴帽各有所好,即使外國是好的,中國人也不一定接受。近年來,我們對外國人的建築方案奉若神明,如果外國人做了在國外都不敢用的新、奇、特,就更以為了不得啦!總認為洋和尚會念經,瞧不起中國建築師。 1958年我們自己設計的人民大會堂,現在看,也很好嘛! 50多年過去了,為什麼我們越來越不自信了?

七、被破壞的近現代建築和被不斷複製的假古董
對古代建築,痛定思痛,大家腦子裡還有根要保護的弦,可是對近現代建築,卻幾乎沒有保護概念。 10多年來,在城市大發展中,不知拆了多少有歷史意義的近現代建築。有一個城市為了建新樓,把一個一百多年的天文台給拆了,試問全國還有幾個百年前的天文台?當年德國人建的濟南火車站拆了,哈爾濱的老火車站也給拆了。你說可惜不可惜?相反,各地卻熱衷於造假古董,“中國傳統文化城”、“明清一條街”,花樣翻新,不一而足,甚至有人想複製老北京的“八大胡同”,簡直不可思議。這些勞民傷財的假東西又有多少價值?

八、建築的質量問題
據有關資料介紹,大陸建築物的平均壽命只有30多年。在地震的時候我們看到一幢幢的學校、民居在瞬間煙消雲散。樓房下陷、傾斜甚至倒塌也時有發生,被網民戲稱為“樓脆脆”、“樓歪歪”,這說明在建設過程中缺乏嚴格的監管、或者在設計上有欠缺、或者存在腐敗問題,令人擔心的是,這些被曝光的建築質量問題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建築質量人命關天,所以一定要盡快進行全面的、紮實的檢查及修補。

九、獻禮工程、政績工程、標誌性工程仍大量存在
許多地方政府為了面子,為了政績,違背科學,不少建築缺乏充分的前期論證和準備,匆匆上馬,趕工期,搶時間,剛剪完彩又花大錢改造,總是這樣折騰的話,老百姓受不了,國家也受不了!

上述問題若長期得不到重視得不到解決,後果十分嚴重。建議國家有關部門盡快集中有關專家學者,建立若干研究小組,認真、全面總結我國幾十年來城市規劃、城市建設的經驗教訓,爭取在一年內提出科研報告,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當務之急是各級政府要清醒地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盡快制止重複過去的疏漏和錯誤。


網站內容尚未完善, 如有疏漏, 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