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言獻策 / 專欄
2014-06-28 來源:信報 專欄:國情港事 張學修
衝擊立法會的法律責任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6月6日審議古洞北新發展區及粉嶺北新發展區前期地盤平整和基礎設施過程撥款申請時,大批激進示威者衝擊立法會。6月13日再次發生近似衝擊立法會事件。現場6名保安員由於勢單力薄被衝撞受傷,立法會大樓也遭受衝擊破壞。示威者揚言6月20日將再闖立法會。事件發生突然,震驚香港社會,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公開譴責。

衝擊行動早有預謀

近日網上也流傳一份所謂的「衝擊立法會指南」,教唆示威者入侵立法會,列出眾多入侵手段,盾牌防禦、鐵馬法、胡椒噴霧防禦以及清洗指南、爆玻璃注意等資訊。這些指南的出現足以證明衝擊立法會的行動,到了極不理智的地步。通過暴力行為表達理念和訴求,以圖迫使他人接受的極端行為,就是暴民政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關注事件的同時,也計劃防範事態的進一步惡化發展。防患於未然,是目前當政者急需做的工作。

表面看來,衝擊立法會的行動,是抗爭新東北發展撥款申請的突發性偶然現象。其實不然,這是有備而來的佔領中環抗爭行動的一部分。按照一早就預謀計畫好的路線,進行佔領中環行動的預演。目前發生的極端行動,同佔領中環組織者的一貫主張立場不謀而合。今年3月,戴耀廷先生在蘋果日報發表題為「立法院與占中」的文章提到:「抗爭行動是多元化的,不單中環,更可能是立法會,也可能是其他地方…」,就是直接的證據。

通過鼓吹暴力行動來代替和平的協商對話,滿足策劃者的政治欲望和野心,是極端瘋狂的野蠻行為,可謂暴力政治。西方國家標榜民主自由。通過民主選舉產生總統或總理的烏克蘭、埃及、臺灣和泰國,都是採取暴力政治路線,通過推翻現有政府,取得最大政治圖謀。而今天的香港,已能夠聞到濃濃的政治暴力的火藥味。

立法會具崇高意義不容侵犯

在香港人的心目中,立法會、特區政府總部、終審法院大樓,都是具有崇高的舉足輕重的象徵意義。作為香港的地標建築物,它們有別於倫敦、紐約、芝加哥等西方超級大都市,同時也有別於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國內大城市。因為立法會、政府總部、終審法院,代表著在一國兩制方針政策下,香港實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充分行使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代表著香港特別行政區靈活獨特的管治理念和香港人的國際地位和國際尊嚴。也代表著作為中華民族一份子的港人的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具有凝聚力的核心價值。立法會是議員表達民意,履行基本法賦予憲政權利和義務的地方,如果企圖通過行使暴力改變議員投票意願,這種行為本身已經因為政治訴求而犯法。

衝擊立法會觸犯何種法律?《公安條例》的非法集結罪第18條規定,凡三個人或者多於三個人集結在一起,做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的害怕這些人的集結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借著以上的行為,以逼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即屬非法集結。破壞社會安寧的含義,依照法官包致金於1995年對陶君行之罪行的判詞,就是“非法使用武力令他人或其財物受損”。至於暴動的法律責任,《公安條例》第19條條文指出:「凡有三人或多於三人集結在一起,被定位非法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一經循公訴程式定罪,可處監禁十年;一經循簡單程式定罪,可處第二級罰款及監禁五年。」

法治精神是香港社會核心價值

香港是法治社會,法治精神一直令香港人引以為傲。香港回歸以來,能夠保持亞洲國際都會的美譽,社會和經濟環境持續穩定、繁榮、不斷發展,全賴成熟的法治根基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法律目前人人平等,每個人都要守法,沒有人可以以任何理由,淩駕法律。就如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黃毓民及陳偉霆一案的判詞中,提到裁判官判案理由書所述:「除非法庭宣佈,法例違反香港法或者人權法,香港從來沒有一條法律可守可不守,即使是對於某些社會議題,有強烈異議的人士而言,所犯刑事罪行也需負責,沒有人可以淩駕法律之上,否則作為社會核心價值的法律精神便無從說起」。言論自由、遊行示威自由都是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但法治精神同樣重要。要確保經濟營商環境公平穩定必須依賴法治。不合法或不和平的示威遊行現有明顯及嚴重破壞法治精神的傾向和危機。法治不容破壞,原因是法治不穩,社會發展必然受損。

面對訴諸暴力的人,文明社會不主張以暴治暴。如果這樣的情況出現,就會出現流血犧牲,傷及更多無辜。但是正義與非正義、守法與非法的鬥爭,仍須繼續進行。最恰當的辦法是,執法機關在任何情況下,都依法辦事,果斷採取適當措施,維護法紀,保障市民的安全,維護社會秩序。這就是香港市民希望共同看到的結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保證香港的穩定發展。


全國政協委員 張學修



網站內容尚未完善, 如有疏漏, 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