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言獻策 / 專欄
2014-07-12 來源:信報 專欄:國情港事 張學修
一分為二看待自由行得失

前段時間特首梁振英在策發會提出考慮削減兩成自由行人數。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赴京會見國務院港澳辦官員,針對「一簽多行」等熱門議題進行商討。近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落區,到上水和羅湖口岸實地了解內地自由行及水貨客對新界北區居民生活的影響。「自由行」話題引起社會的高度關注和強烈反應。消息一出,即令一眾零售及收租股「腳軟」。社會上支持和反對的聲音不一,眾說紛紜。《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關於香港零售界反對削減自由行人數的評論,據聞內地有關部門也派出人員來港進行調查。經民聯及來自零售、酒店、珠寶等行業的代表與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會面時,表達了業界的憂慮。旅議會主席胡兆英引述曾俊華再三強調,政府對檢討自由行政策未有定案,兩成只是一個探討數字,並強調政府願意聽取業界意見。

針對該問題,香港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通過經濟預測模型,假設香港政府年內“一刀切”,香港2014年的GDP損失將近393億港元。無論最後特區政府如何調整政策,自由行問題確實已經成為香港社會急需解決的焦點。筆者認為在目前階段,不應該對自由行一刀切,必須從宏觀和微觀的經濟角度,總結自由行以來的得與失,正面影響和不足之處,對相關方針決策調整方案和具體措施,發揮最大經濟效益,真正做到惠民。

世上之事從來都是一體兩面,矛盾對立的,正如硬幣的正反兩面,是唇齒相依,相互轉化的。這個道理同樣適用於政策措施,適用於自由行。十年來,該政策對刺激香港經濟環境,帶動各行各業飛速發展,創造就業機會等各方面帶來了非常正面的影響,這是好的方面。但在帶來巨大經濟效益的同時,由於配套措施,交通安排,商場分流等問題,內地旅客擠滿香港大街小巷,造成當地居民許多不便,積累民怨,導致香港與內地的矛盾加深,這是負面的影響。

2003年香港遭受到了非典型肺炎瘟疫的肆虐,這嚴重打擊了香港各行業發展,包括零售業、旅遊業、地產業和飲食業。在那個經濟蕭條,滿目瘡痍的大環境下,自由行政策的推出無疑是雪中送炭。當時中央政府放寬了國內居民往來香港的簽證政策,允許國內四十九個城市居民申請往來,每次簽證可以來往香港兩次。2009年起,中央政府准許合資格深圳戶籍居民申請一年多次訪港「個人遊」,也就是現在所說的「一簽多行」。

自由行帶來的經濟效應在各行業都有強勁的表現。一、因為簽證條件的放寬,簽證所需時間縮短到一個星期,刺激旅遊業的飛速增長。旅遊業為香港傳統經濟四大產業之一,而內地訪港旅客在當中所佔比重高達75%,由2002年的638萬增至2013年的4,075萬。二、帶動百業興旺,經濟收入效益顯著。2013年全年香港旅遊收入300多億元,占總財政收入的1.3%,過夜人均消費近8,000元,高於其他國家地區遊客的人均消費水準。與入境旅遊相關的總消費金額則高達3,320億港元。三、增加就業人數,降低失業率。自由行相關受益行業,每年可吸引三十多萬香港勞動人口就業,特別是零售、餐飲等勞動力密集的消費服務業,可幫助解決六十五歲以上高齡人士就業。四、推動世界高端品牌在香港建立分銷管道,店鋪銷售,令香港贏得了世界時尚購物中心的美譽。配合香港優惠的關稅政策和商品的批發渠道,創造具有價格競爭力的銷售市場,鞏固了香港首屈一指的世界購物天堂地位。

從另一方面來說,自由行帶旺吃、住、行、購、玩等各行各業同時,也帶來了新的問題、矛盾和挑戰。一是人流堵塞問題,內地旅客擠滿關口、車站、街道、商店,堵塞交通,易積聚矛盾,引發衝突。二是滋生水客及相關行業。深圳居民由於「一簽多行」帶來的便利,每天不受次數限制往來香港,利用香港獨立關稅區進口商品免稅優惠,又同時利用深圳海關出入境旅客免稅便利,在香港搶購日用品,帶回國內轉手買賣圖利。此舉使得本地日用商品出現「斷貨」現象,導致價格高企,給港人造成不便。三是交通配套旅遊設施超重負荷,導致香港多處旅遊景點、購物區等出現秩序混亂。人流縱然能夠帶來資金流,問題是十年來使用同樣的機場、碼頭、紅磡火車站運載旅客、旅遊景點如海洋公園、迪士尼與其他相關的配套設施幾乎沒有任何增加或者擴建,購物旺區維持原封不動。但人流日益增加,一年超過一年,早就遠遠超出了香港原本的接待能力。兩地衝突劇增,社會呼聲增大,政府必須及時回應市民的訴求,做出必要的調整,使得自由行能夠向更健全健康的方向發展。

自由行政策的調整是大勢所趨。關鍵要對自由行存在的問題進行梳理,找出問題最主要的矛盾,通過解決主要矛盾,從而梳理並化解其它次要矛盾。那麼,自由行主要矛盾是什麼?筆者認為人流分流問題是重點。兩地矛盾的內在原因,在於配套措施無法滿足旅客需求,遊客接待能力不足。次要矛盾則是基本日用品供不應求,物價被推高,影響市民生活。

針對以上矛盾對目前自由行政策的重新調整,要依據香港與內地不同的消費習慣、消費方式,進行必要的改革調試:

一、改革一簽多行安排。深圳約有200多萬市民持有往來香港通行證,這一批旅客來往香港的頻率較高,消費較低,水貨客比例最重。據此考慮將目前的一簽多行,改為一簽五十多行,即約每個星期來往香港一次,有效減少水客進出入境口岸,減輕交通阻塞壓力,還香港市民一定的空間和清靜;同時避免調整力度過大而對本港經濟產生不利影響。

二是增加商務簽證安排。香港有著成熟的現代服務業人才體系,包括律師、會計師等專業資格人士,他們專業、高效、擁有「兩文三語」的語言優勢,與內地企業有著更加密切的聯繫和合作往來。許多有走出去欲望的內地企業都捨近求遠,頻繁到香港洽談合作事宜。但是商務簽證設置了特別的門檻條件,眾多企業受名額限制選擇了自由行往來香港。建議適度放寬商務簽證限制,增加商務簽證名額,讓有確實需要的人士,申請商務簽證往來香港。這可以成為調整自由行政策考慮的重點,不僅可以滿足部分經商人士的需要,也能從另一方面填補自由行人數對香港旅遊收入的的負面影響。

總而言之,對自由行政策的調整不能因噎廢食,更不能引鴆止渴。港區政府應與中央多溝通,釐清問題所在,對症下藥,持續發揮自由行帶來的巨大經濟效益,增設配套設施,使政策能導向良性循環,方為長久之道。


全國政協委員 張學修



網站內容尚未完善, 如有疏漏, 請聯繫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