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建言獻策 / 專欄
2014-08-09 來源:信報 專欄:國情港事 張學修
建第三跑道符合香港發展利益

特區政府就建設第三條跑道向社會提出諮詢。擴建機場第三跑道法定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公眾諮詢為期30天,期間環境保護署累積收到2.5萬份意見書:包括有關注團體遞交2萬份意見書;亦有商界、旅遊業界遞交千份意見書支持環評報告。各團體對環評報告意見不一。機管局發言人則回應機場容量的瓶頸是跑道升降容量,表示現時機場每日平均處理航班已十分接近雙跑道系統的每日最高跑道處理容量1,200架次,擴建第三跑道系統,提升每日航班起降,是應付空運服務需求的迫切之舉。

機管局2011年公佈«HKIA2030»規劃大綱報告指出,香港的航空交通需求到2030年為客運量9,700萬人次,貨運量890萬噸。第三跑道的建成,可使處理客運量達到1.02億人次。香港是主要的國際航空中心,而香港國際機場是香港最主要的對外交通基建,是核心所在,支援及推動香港整體經濟向前發展。所以說第三跑道的建設,是政府基於全體港人的公共利益的基礎上,改善物流基建,是用發展的眼光去看待和處理的。而機場管理局對第三跑道的環評研究,詳細到空氣素質、水質、噪音、生態、文化遺產等可能發生的影響都作出了全方位的評估,甚至包括了健康影響評估。報告全面涵蓋了關於發展與環保的各個範疇,同時提出緩解措施,將發展第三跑道對於環境的影響降至最低,推動工程的順利展開。而7月份執行的一項調查結果也顯示,逾67%受訪市民認同,在當局落實環境保護措施的前提下,支持興建第三跑道。

赤臘角機場於1998年7月2日由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兼國家主席江澤民主持開幕儀式,於同月6日起正式運作。時值香港剛結束英國長達一百五十年的統治,各界就回歸一週年舉行各大慶祝活動,機場的正式運營無疑為回歸後香港的發展增添了新篇章。發展到今天,國際機場多次獲得「最佳機場」的稱譽以及多個建築設計獎項,其中英國獨立航空調查機構Skytrax於十二年內八度評定香港國際機場為全球最佳機場,給予香港國際機場「五星級機場」的最高級別評。現時機場每天有100多家航空公司提供全球各地180多個航點,平均每天處理超過1,050班航班起降。

目前香港的兩條跑道規劃來自於1992年《新機場總綱計畫》,設計每日跑道最高處理容量1,200架次。與現在香港機場管理局對外公佈的實際單日處理量非常接近。回歸後的十七年裡,國際機場面臨每年乘客人數與貨運量不斷被刷新的記錄,成為全球最繁忙的航空樞紐之一,是全球效率最高的機場。有關專家的最新研究預計到2030年香港國際機場客運量將達一億人次,貨運量900萬公噸,飛機起飛量達607,000架次。

目前面臨的問題是,香港第二跑道已經飽和,政府都有必要重新制定新的機場發展規劃大綱,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建設第三跑道。作為多元化發展、節奏快速、交通往來頻繁的國際大都市,香港與世界其他各城市、各地區往來頻繁。尤其是作為內地與國外商貿往來的橋樑,香港在其中仍然扮演重要角色。回歸後,香港與內地在經貿、旅遊、文化等各方面更是有廣泛深入的交流。要繼續扮演這個區域供應鏈的樞紐,航空交通將是關鍵所在,用以推動外向型經濟的各行各業。政府的責任在於有效規劃,抓住機遇。香港面臨地少人多的一貫限制,建造第三跑道,填海補地,對於環境的影響,相關生物鏈的破壞需要有充分的補救措施。但不發展卻與香港的經濟現狀相悖,需要承擔更大的經濟後果,墨守陳規最後只會延誤時機、禍及社會。

建第三跑道利大於弊

建設第三跑道帶來的正面效應,包括四大方面:一、增加旅客數量、貨運量,帶來巨大的經濟收入,調動經濟效益供應鏈,增加就業機會並帶動周邊地區的發展。二、提供港人便捷的交通優惠,疏導人群,進一步刺激本港與其他航空鏈接點城市在航空客運業及周邊產業的發展。三、發揮香港作為獨立關稅區和購物天堂的優勢。吸引內地旅客選擇香港機場作為中轉站,往來世界五大洲七大洋。或者配合自由行政策的調整,推出價位適宜的航班,吸引更多內地旅客選擇搭乘飛機航班,帶動機場的發展。四、新的跑道建成可以應付未來十五年內的乘客增長。保持香港機場作為國際最繁忙緊密的航空港地位。並提升帶攜臨近地區如廣州、上海和北京機場的競爭力。五、第三跑道的建設,相對於現時社會上其它爭論不休的議題來說,符合港人共同的經濟利益,是凝聚社會共識的創造性議題。近年來對於政改上的紛爭,造成社會意見分化,對峙局面更加突出,導致香港的國際競爭力有下滑趨勢。中國城市競爭力7月23日發表的«2014中國城市分類優勢排行榜»指出,香港在全國城市排名中位居第六,比去年下降一位,主因本港經濟增長放慢,導致地位受威脅。

新跑道的建設傳遞的資訊豐富,那就是經濟發展仍然是香港的首要任務,社會各界在面對惠及香港發展的議題上,仍能有效凝聚力量,達成共識。政治不是香港發展道路的全部,堅持經濟發展,堅持以工商業發展為核心的傳統經濟模式,才能保證「五十年不變」。

發展是硬道理

在目前的政治、社會環境下,特區政府施政遇到重重困難,遭遇到眾多阻力,社會上聽到的聲音,更多的是爭論,而不是共鳴。第三跑道系統關係生態和生活素質環境評估,也是容易引發爭論的議題。之前類似的環境評估如高鐵建設、港澳珠大橋建設等,評估滯後導致工程延誤,損失以百億計。任何建設工程當須以不破壞環境為優先考量,但經濟建設發展的過程,從某種程度上說,就是不斷破壞與重建的過程。五大商會(香港中華總商會、香港總商會、香港工業總會、中華廠商聯合會、香港中華進出口商會)一直以來都支持特區政府規劃建設第三跑道,因為該舉措符合發展的眼光,符合經濟的角度。某些環保人士持有反對意見,政府正可以就他們的建議對環境的影響實施一系列補救措施,將對環境的影響降到最低。

臨近的廣州和深圳機場,飛機起降架次或載客量、貨運量遠不如香港國際機場,然而這些機場都正在規劃或準備建設第三跑道。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分別擁有兩個機場或者三個航空站,仍然在考慮規劃新的航空站或新機場。他們同樣面對環境評估的問題,但發展才是硬道理,變化是唯一的出路,第三跑道的建設,是體現可持續發展的具體措施,是政府帶動各行各業發展,推動經濟的有效政策。

建第三跑道宜早不宜遲

第三跑道建設須盡快進行,由以下因素決定:一、社會穩定因素。社會對於是否建設香港第三跑道已經議論多時,意見不一,而政府也一直沒有定奪。甚至有些原政府官員也以兩條跑道沒有飽和為理由,反對第三跑道建設。繼續糾纏下去只會拖延進程,現時政府需要快刀斬亂麻,平息社會紛爭。二是財政負擔因素。政府財政預算依據當年社會物價指數,向立法會提出撥款申請,每年的財政預算因為通脹不盡相同。據不完全統計,第三跑道建設晚一年開工,財政預算將每年多支出100億港元。工程建設期並非一年半載,早規劃、早報批、早建設,節省時間之餘,可有效運用資金,適當規劃財政支出。三、政府任期因素。本屆政府任期已經過去二年,餘下三年時間緊迫,本屆政府從行政長官到管理團隊,已經取得不少成效。在第三跑道的決策問題上,政府不妨快刀斬亂麻,推進議程。反而有利提高民望,凝聚共識,減少對立。四、政治效應因素。現在的國際機場是由回歸之前的港英政府規劃建設的,儘管回歸前重大工程有徵求中央政府同意,但是在英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看來,新機場始終帶著港英政府的氣息。有人說這是英國政府在統治香港期間,最得意的工程項目之一。2017年香港回歸祖國二十週年,也是香港首次普選行政長官,意義重大。在此之前第三跑道開工建設,也是對特區政府「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完美詮釋。第三跑道建設多方面回應發展訴求,具有戰略意義,應盡快提上日程,宜早不宜遲。


全國政協委員 張學修



網站內容尚未完善, 如有疏漏, 請聯繫我們!